幸运农场

國產「影史第一」,終于能在電影院看到 - 電影頭條幸運農場規律公眾號文章

2019年3月16日07時58分內容來源:電影頭條

過春天


導演:白雪
編劇:白雪/林美如

主演:黃堯/孫陽/湯加文/倪虹潔/江美儀 等

  • “水客少女”的故事。

  • 影片走過國內外三大電影節。

  • 田壯壯監制。

哪里能看電影院

播出日期3月15日


今年的柏林電影節,國產電影算是揚眉吐氣了一大把。


先是王景春詠梅,憑《地久天長》包攬了影帝影后。



接著,一部沒那么起眼的片子,入圍了新生代青年單元的最佳影片提名。



其實,這遠不是它的起點。


早在去年的多倫多電影節上,它是新發現(Discovery)單元的開幕片,在全世界46部處女作電影中,代表著華語電影的力量;


平遙電影節上,它拿到了費穆榮譽最佳影片和最佳女主演。



就在昨天,走過了國內外三大電影節的它,終于停下了腳步。


國內院線,是它最好的終點。


它的名字既是詩,也是現實。


它叫做,《過春天》。



光看海報,你可能會以為這三個字是少男少女送給彼此的情話。


事實上,要世俗得多——


“過春天”,是走私海關的“水客”們心照不宣的通關密語。



這個“春天”,像成長道路上的所有風波一樣,驟然降臨。


少女佩佩,被原生家庭的裂縫撕成兩半——


一半,是擁擠逼仄的香港。


父親在這里打著工。



一半,是喧鬧冷漠的深圳。


母親在這里打著牌。



而佩佩,每天都要通過港深關口的那道閘門,穿梭于兩個世界。


這樣的孩子,有一個專屬于他們自己的稱謂:


“單非仔”



生活的兩個世界,沒有一個是為佩佩準備的。


所以當下,少女最大的愿望就是攢錢跟閨蜜一起,去日本看雪。


逃離眼前這片泥濘。



可沒有錢,逃離的腳步也無法那么堅決。


比起自己的世界,佩佩更想去過屬于閨蜜的那一個——


富裕、自由,充斥著年輕享樂的歡笑。



剛剛瞥見這個世界的片角,麻煩就找上門來。


某個派對上見過面的混混,在走私過海關的時候被警察盯上。


他看到了佩佩,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當然,“救命稻草”不白做,有一筆豐厚的酬勞可以拿。


慢慢地,她開始熟稔起來。


再也不用在警察面前故作鎮定,她成了第一次出貨就“過春天”的“佩佩姐”。



而帶著她漸入佳境的,正是閨蜜的男朋友。


他們握有對方的秘密,所以對彼此反而是最安全的。



佩佩的安全感,被這個行業復雜的關系網架空起來。


而她,偏偏又樂在其中。


這樂趣到底來源于什么?


是因為錢嗎?


確實,一疊疊紅色的鈔票拿在手里,心情想差都難。



可一個16歲的少女,又能有多大的物欲呢?


說到底,還是希望在跟有錢的閨蜜相處時,多上那么一絲絲的認同感



而這份認同感,很快就被來自不同方向的力量給填滿了——


那是來自市井的,不加掩飾的力量。


這些每天鋌而走險的“水客”,真心地把佩佩當做一家人。


至少她是這么覺得的。



金錢,加上認可,完成了佩佩對于成人世界的想象。


在那一刻,她差點以為自己足以主宰自己的命運了。



危險。


就像前兩天條姐剛和大家聊過的《女孩》一樣,她們都在刀尖上跳舞。


還記不記得《古惑仔》的英文片名——


Young and Dangerous。


其實,誰的青春不是狂放而又危險的呢?



當走投無路的兩個人擠在一間狹小的出租屋里面的時候——


男孩撩起女孩的衣服,為她纏上出貨的膠帶;


暗紅色的燈光從右邊打過來,襯出兩張汗涔涔的面孔;


膠帶的撕裂聲,伴隨著略顯急促的呼吸聲。


危險,卻又伴隨著隱秘的快感



快感過去,又一腳踩空。


這個時候,佩佩辛苦經營的“認同感”居然顯得那么脆弱。


絕望的黑洞,總是在毫無防備的時候吞噬過來。



就在你感覺嗅到了一絲“國產青春片”套路的時候,《過春天》悄悄改變了視線里的焦點。


它把鏡頭,對準了佩佩內心世界的荒蕪。


她所經歷的,不是親友間血和淚的大徹大悟,而是一點點地去彌補內心深處的空洞。


那些空洞,都是父母在無奈中挖下的。



就連最接近“激情戲”的那一場,導演白雪都坦言——


我拍得不是愛情,而是荷爾蒙,我相信那是我們每個人成長道路上都會有的。



不需故作憐憫,也沒有刻意隱藏。


作為一部青春題材的電影,它足夠克制,才讓這個問題自然而然地浮現在畫面上——


這段成長的問題,也透露出這座城市的困惑。


而在此之前,除了張暖忻導演的《南中國1994》和李睿珺導演的《路過未來》,好像還沒有更多影片把鏡頭對準這座城市。


白雪從小在深圳長大,她說她愿意試一試。



這一試,就試出來一個“影史第一”:


《過春天》,是第一部在內地拍攝公映的粵語片。


現實意義,比我們能想象到的還要深遠得多。


它沒有撕開青春的傷口,而是給已經愈合的傷痕抹上藥膏。


這份小心翼翼,還要更為不易。



上映第一天,得分8。0,好于71%的劇情片;


但在背后,是不到萬人標記看過,以及不到300萬的票房成績。


吳京在《流浪地球》拍攝前說了一段話:


即使拍爛了,也比沒人拍強,因為有了這7000人的參與。未來,這7000人就是中國科幻電影的種子。


這部《過春天》,又何嘗不是國產青春電影的種子?


國產電影,也需要你的“好看”轉發


責任編輯:廢話隊長

▲點擊圖片,閱讀往期精彩

版權歸電影頭條(ID:movieiii)所有 轉載需授權

最值得關注的幸運農場規律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