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农场

寶塔鎮河妖,吉魯還在騷 - 天下足球幸運農場規律公眾號文章

2019年3月16日09時01分內容來源:天下足球

點上方藍字“天下足球”快速關注

最有情懷的足球盡在這里


歐冠比賽日,梅羅雙驕再掀江湖波瀾,以專業性和權威性著稱的Whorescored先后用10分的滿分評價致敬過兩位與時光并行的寵兒,所以當同樣已過而立之年的吉魯在歐聯杯的賽場上復制“滿分”的壯舉時,雖然明星效應與雙驕相去甚遠,但其實也在滋生同樣的道理:原來被時間催趕的人也有伸手抓住時間的機遇。


吉魯的風騷世人皆知,尤其是兩年之前面對水晶宮的比賽中,吉魯絕妙的腳后跟蝎子擺尾稱雄過普斯卡什獎。


去年盛夏曾與高盧雄雞奪取世界杯冠軍的吉魯無疑邁入了人生巔峰,7次出場中擔任過6次首發的他憑借一覽眾山小的身高優勢為星光熠熠的法蘭西鋪墊凱旋之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雖然總有人喜歡在他顆粒無收的蒼白中嘲笑他的“犧牲”,但是被隊友和主帥肯定過的吉魯已經無懼這種站不住腳的流言蜚語。


滿心歡喜中兌現奪冠即剪發的諾言,或許這本來就是一種紀念儀式。從“頭”開始的他還未收攏嘴角的笑顏,就又開始重復深陷在上賽季英超的泥潭中,否極泰來的奢望轉眼成空,踽踽獨行的落寞身影又何談繼往開來的。數據并不會說謊,本賽季法國人在薩里麾下只撈到區區6次首發機會,奉行無鋒陣的切爾西時常用頭牌球星阿扎爾取代吉魯的位置,在薩里嫡系伊瓜因聚首之后,他的生存空間似乎被壓縮得一干二凈,所以只收獲寒磣的1粒聯賽進球的吉魯一直糾結自己的迷宮世界。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任勞任怨的吉魯并未被薩里放棄,相反卻在歐聯杯的舞臺上以首發球員的身份收攏了久違的快樂,出戰7場的他已經斬獲9粒進球和2次助攻,雖然歐聯杯的含金量無法與歐冠相提并論,但是在屢戰屢勝的背景勻稱下,吉魯在聯賽上有過的掙扎都被逐一化解過。《天空體育》第一時間為其“平反”:“感覺吉魯的能力被低估了”。


在與基輔迪納摩的比賽中,吉魯分別用左右腳和頭部詮釋了最完美的帽子戲法,這其實已經是歐聯杯歷史上一次罕見的現象,春風得意馬蹄疾的他如今以9粒進球領跑歐聯杯的射手榜。對于他自身而言,其實也佐證了世界杯為姆巴配和格里茲曼“犧牲”言論并非空穴來風,而其實在加盟切爾西之前,風騷的吉魯253次身披阿森納戰袍,打進105球的舊時光也驗證過溫格的眼光。


三年來的第一個帽子戲法雖然與職業生涯各自完成50+帽子戲法的梅羅無法同日而語,但是對于登陸斯坦福橋一年的吉魯而言,無異于久旱逢甘霖。當初從蒙彼利埃輾轉而來的吉魯并不滿足槍手生涯三座足總杯的慰藉,于是在寒風瑟瑟的冬季來到了切爾西,可孔蒂并沒有成全他的野心,上賽季13場英超只打進3粒進球的大吉魯在被人質疑的聲音中背上過沉重的包袱。


作為世界冠軍,他藐視過各路興風作浪的諸侯,作為失意人,他仰視過霧靄沉沉的蒼穹,但是在光影和陰霾的重疊處才是真正飽滿的人生,冷暖間穿梭的人既要感慨世態炎涼,又要學會自我堅強,33歲的吉魯遠遠沒有救世主的光圈,不然24歲之前身高1米93的讓還委身在法乙聯賽。


七年之前他也曾憑法甲射手王的身份雕琢過自己的人生理想,很多時候大器晚成的人心中總有一把無名之火,第一次踢上法甲的他就曾被聯賽冠軍庇護過,第一次身披槍手戰袍的賽季他甚至交出了17粒進球和12次助攻的豪華數據,于是他又將這份沉重的理想過度到群星璀璨的英倫。


五年半的槍手生涯沒有豐滿他的榮譽簿,沒有看到冠軍的曙光吉魯并不妨礙他追逐的姿態和方向,渴望也并不需要被年紀約束,不需要被流言纏繞,早已習慣替補出戰的他雖然過的并不開心,但是所謂的黃金時代從來不在背后深情回味,也不在前方等待照耀,而是回流在拼到無能為力的每一分鐘內。

最值得關注的幸運農場規律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