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农场

被性毀掉的中國90后 - 創意果子幸運農場規律公眾號文章

2019年3月16日08時18分內容來源:創意果子

來源/知杏大叔(id:xingshu2020)



性教育并不是只對男女性別及性器官的認知,本質上它是對最原始的人性的探討,涵蓋對少數人的性取向的包容與尊重。


0.1


前兩天我的一個朋友群里討論起了「父母說過的那些謊言」,其中最經典就是「你是從XXX里撿來的」。


一個朋友說,因為這句謊言,他小心翼翼了很多年,生怕父母覺得他不乖,把他這個“撿來的孩子”扔掉。


長大以后跟父母聊起這個話題,才知道父母是覺得「說實話太羞恥」,隨便編了一個謊言。


朋友說:「之所以覺得羞恥,大概是因為大家都沒接受過什么性教育吧。」


深以為然。


性學家方剛這樣定義性教育:「性教育并不是只對男女性別及性器官的認知,本質上它是對最原始的人性的探討,涵蓋對少數人的性取向的包容與尊重。」


可在大多數中國人眼里,凡事牽扯到了「性」,就充滿了色情的意味,就是無恥下流的。


他們完全沒有接受過性教育,他們以談「性」為恥,覺得「性」是一件說不出口的事情。


我們想要探究關于性的問題,可在中國的教育中找不到答案。



0.2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中,有這樣一段情節:


房思琪在飯桌上對媽媽說:「我們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


而媽媽卻很詫異地看著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


那個時候思琪才明白,在性教育這個環節中,父母將永遠缺席。


做父母的,什么都可以和孩子談,唯獨性不可以。


小時候,我們想知道自己從哪里來,被父母用「垃圾桶」搪塞了。


初中時看到課本上的「生殖器官」和「生理知識」,內心充滿了好奇。卻被老師一句「你們自己看吧」,澆滅了所有的熱情。


可是性知識對我們來說,仍舊是充滿了「獵奇」感覺的,我們通過一切正確或者不正確的方式,試圖揭開蒙在性知識上面的紗。


瑪麗蘇小說、小電影、色情文學……


我們明知道這樣不對,可是沒有人告訴我們正確的性知識應該是怎樣的。


某篇文章下的網友留言,就是我們的真實寫照:




0.3


1899年,譚嗣同在《仁學》里說,希望有學者能夠致力于性教育,向國人普及性知識,「繪圖列說,畢盡無余」,使國人拋棄「性即淫邪」的陳腐觀念,認識到性乃自然之事,「毫無可羞丑」之處。


可是一百多年過去了,性教育的普及仍然十分艱難。


2004年,深圳出版《中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向中小學生普及月經、遺精常識及如何避免性騷擾、性侵害。


然而,「4年間只有兩三百名學生購買了此書」,原因是家長認為尺度過大,該讀本出版之后,曾遭遇到小學生家長的投訴,也有初中生家長就讀本頁末附上的幾張患了性病的生殖器彩色插圖進行投訴。


2015年,一份針對「六省城鄉6-14歲小學生」的調查統計數據顯示,超過7成的9-14歲男生不知道遺精和月經是男、女青春期的主要變化之一,近五成的女生不知道月經是女生青春期的主要變化之一。

(*以上數據來自《中國「性教育」百年簡史》)


2017年3月,一套公認的優秀的兒童性教育教材《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遭到了家長的抵制。


他們說這本書「尺度過大」,陰莖、陰道、精子這些科學名字,在他們口中變成了骯臟的東西。


最終,這本書被學校收回。



張北川教授說:「我們的文化里,把生育當目的,把無知當純潔,把愚昧當德行,把偏見當原則。愛情,應是一個靈魂對另一個靈魂的態度,而不是一個器官對另一個器官的反應 。」


我們覺得談性不純潔,覺得好孩子是不談性的。


幸运农场殊不知只是把無知當成了純潔,不懂了解才是最好的保護。


父母總覺得「孩子太小」,「長大就懂了」,可是成年人向孩子隱瞞與性相關的一切,逃避了這份責任,今后就總會有其他人或者事來教導孩子。


這些教導孩子的,不是「尺度太大」的教科書,而是色情小說、限制級電影、偷吃禁果和壞人。




0.4


之前看過一個紀錄片,里面采訪了6個中國家庭里4~6歲的小男孩和小女孩。


采訪者問他們是否愿意脫掉衣服,來換取糖果、新衣服等各種獎勵。


他們的父母信心滿滿地以為自己的孩子不會,可六個小朋友里,竟然有五個都同意。


只有一個小女孩表示,媽媽曾經叮囑過她,「不能在男生面前脫衣服。」



據數據統計,中國僅有4.4.%的青少年具備正確的生殖健康知識。


匱乏的性知識,帶來的后果嚴重到你無法想象。


根據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女童保護基金發布的《2016年兒童安全教育及相關性侵案件情況報告》記載:

2016年全年,媒體公開曝光的性侵害兒童(14歲以下)案例433起,與2015年相比同比增長27.35%。案例所涉及得778名受害者中,7歲以下的有125人,年齡最小的不到2歲。


幸运农场家長以為孩子小就不會受到侵害,孩子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


有讀者跟我說過她小時候遭遇侵害的事情:

她六歲的時候,上初中的遠房表哥帶她進了臥室,對她進行了撫摸和猥褻,還給了她一堆零食告訴她不許告訴父母。


當時想起來沒什么,可后來長大一些了,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就一直過不去心里的那道障礙。


一直到現在,她都十分抗拒異性,不肯戀愛,父母問到原因時她說了實話,可得到的答案卻是「都是小孩子哪有那么多骯臟的想法,你表哥就是在跟你玩」。


國家人口計生委科學技術研究所2013年發布的一組數據顯示,我國每年人工流產多達1300萬人次,其中,25歲以下的女性約占一半以上。


三分之一的女性首次性行為發生在19歲以前,年齡最小的只有13歲。


專家認為,中國成為墮胎第一大國的原因是性無知,約一半人在做愛時未采取避孕措施。


人們沒堅持使用經過科學證實的避孕措施。只有不到10%的人說每次做愛時都使用安全套。


去年八月,一則「暑假變成流產假」刷屏了各大媒體。



很多人知道的避孕方式,只有避孕套、體外射精和緊急避孕藥,卻不知道它們的風險和成功率。


我們羞于談性知識,羞于科普正確避孕方式,無痛人流的廣告卻鋪天蓋地。


一些意外懷孕的女生把墮胎看的像感冒一樣輕松,然后繼續在下一次發生性關系時,繼續縱容對方無避孕措施的性行為。



0。5


知乎有個問題是這樣的:中國的性教育有多匱乏?這可能造成哪些影響?


下面有8404個回答。


我只看了一部分,卻覺得觸目驚心。

考上醫科大學的女生仍舊覺得研究睪丸是一件羞恥的事情。


勸說年輕的女孩子性生活時要注意避孕被長輩破口大罵。


婦科的醫生護士見過了太多的流產和性病。


女生隨身攜帶避孕套保護自己是無恥的行為。


……


幸运农场性教育的匱乏,帶來的后果我們不能視而不見。


中國要科普性教育,讓所有人都接受性教育,需要走的路還有很長很長。


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接受性取向的多元,接受不同的家庭形式,坦然聊關于性的話題,正視自己青春期的變化。


也希望我們在性教育中,學會生理知識,學會如何保護自己,也學會愛與尊重。


有人傳承文化,有人傳承美食,有人傳承文字,有人傳承手藝。如果沒人傳承性教育,那我希望是從我這一代開始,從我開始。



推薦閱讀(點擊標題查看):

1.看完胡歌、馬云的微博才明白:一個人越缺什么,越炫耀什么

2.被捧上天的“明星藥”,醫生勸你別再亂吃了

3.黃磊:父母前半生的樣子,藏著孩子后半生的結局

4.你扔掉的塑料,是怎么被你一口一口吃回來的

5.中國女人到底有多累?看完大數據我驚呆了


* 作者:杏叔,一位看過世界的年輕創業者,公司融資上億。用理性的思維丈量世界,寫溫暖的文字陪伴每個孤獨的靈魂。每晚11點40分,杏叔和你說最晚的晚安。公眾號:知杏大叔(id:xingshu2020)


- END -

最值得關注的幸運農場規律公眾號